• 命運與共行大道——習近平外交思想推動人類發展進步潮流

    發布日期:2022年09月30日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9月29日電 題:命運與共行大道——習近平外交思想推動人類發展進步潮流

    新華社記者 郝薇薇

    (一)使命·新時代

    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寫道:“作為確定的人,現實的人,你就有規定,就有使命,就有任務……這個任務是由于你的需要及其與現存世界的聯系而產生的。”

    2012年11月15日,北京人民大會堂東大廳,新一屆中共最高領導層的首次集體公開亮相吸引了全世界目光。新當選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莊嚴宣示:“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接過歷史的接力棒,繼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努力奮斗,使中華民族更加堅強有力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這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2019年1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吳魯 攝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大幕開啟。國際觀察家敏銳發現,在新時代治國理政的藍圖里,中國新一代領導人將中國的前途命運同世界的前途命運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在尼加拉瓜首都馬那瓜舉行的中國駐尼加拉瓜大使館復館儀式上,五星紅旗伴隨著《義勇軍進行曲》冉冉升起(2021年12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辛悅衛 攝

    從世界力量對比的橫坐標和中華民族前進的縱坐標科學界定當今世界大勢和我國所處的歷史方位,在宏闊的時空維度中思考民族復興和人類進步的深刻命題,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實踐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積極推進重大外交理論和實踐創新,提出一系列富有中國特色、體現時代精神、引領人類發展進步潮流的新理念新主張新倡議。以習近平外交思想為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闊步前行,中國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顯著提升。

    由中國企業承建的埃及齋月十日城輕軌鐵路通車試運行(2022年7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隋先凱 攝

    這是遍布五洲四海的中國朋友圈。42次走出國門、足跡遍及69國,接待100多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來訪,以電話、信函、視頻等方式廣泛開展“云外交”,元首外交把舵領航,構筑起更加全面、更為堅實的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已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組織建立伙伴關系,先后同9個國家建交、復交,建交國升至181個。

    列車司機駕駛復興號列車行駛在中老鐵路上(2022年6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這是世界各國共享的中國機遇。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平均每分鐘有7300多萬元人民幣的貨物在中國與世界間進出,平均每天有40多列火車在中國與200個歐洲城市間穿梭。從更短的負面清單到更優的營商環境,從共建“一帶一路”到國家級“展會矩陣”,從門類齊全的“世界工廠”到商機無限的“世界市場”,越來越多的國家搭上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

    這是回應時代之問的中國擔當。聯合國維和行動第二大出資國和重要出兵國、經濟全球化的堅定倡導者、全球氣候治理的積極參與者、始終站在國際抗疫合作的“第一方陣”……在中國身上,世界看到了“大國的樣子”。從雁棲湖畔到西子湖畔,從聯合國講臺到達沃斯小鎮,從亞洲文明盛會到全球性政黨峰會,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凝聚起中國夢與世界各國人民的美好夢想。

    曾幾何時,在西方中心主義的敘事中,東方被視為“邊緣”的存在。有學者甚至認為,作為距離西方國家最遠的一個傳統大國,中國是“最后一塊獲得現代化的區域”。斗轉星移,潮落潮起。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中國故事深刻改寫著舊有的東方敘事。

    工人在印度尼西亞雅萬高鐵4號梁場作業(2022年5月1日攝)。新華社發(王增堃 攝)

    這是中國與世界命運與共的新時代,這是人類發展進步的新篇章。英國歷史學家伊恩·莫里斯感慨,國際舞臺在向東方傾斜,歷史馬車正向東方駛去。

    (二)結伴·新道路

    滿頭銀發的阿納托利·托爾庫諾夫擔任俄羅斯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院長已有30年,其間見證百余名外國政要的演講。在他記憶里,2013年早春的那一場“最為難忘”。“習近平主席是一位具有現代理念的國家領導人,他的演講非常精彩,大氣磅礴,富有哲理。”

    2013年3月,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后首次出訪,在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發表首場外交演講。世界矚目: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將如何處理同外部世界的關系,又將推動建設什么樣的世界、構建什么樣的國際關系?

    在黎巴嫩南部辛尼亞村的中國維和部隊營區,中國維和部隊官兵在受勛后通過觀禮臺(2022年7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宗亞 攝

    “中國將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致力于促進開放的發展、合作的發展、共贏的發展,同時呼吁各國共同走和平發展道路”“面對國際形勢的深刻變化和世界各國同舟共濟的客觀要求,各國應該共同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和平發展道路”“新型國際關系”“命運共同體”,習近平以3個簡潔凝練的表達為國際社會理解新時代中國外交勾勒出一條清晰的邏輯主線。

    在斐濟楠迪,中國專家和當地雇員檢查菌菇生長情況(2018年6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永興 攝

    侵占土地、奴役人民、劫掠資源……回望歷史,戰爭、殖民曾是國家實力消長和國際格局演變的重要動因。“和平、和睦、和諧是中華民族5000多年來一直追求和傳承的理念”“消除戰爭,實現和平,是近代以后中國人民最迫切、最深厚的愿望”,創造過輝煌也經歷過苦難的東方古國,走出了一條與傳統大國崛起不同的和平發展新路,走出了一條“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與國交往新路。

    有登高望遠,有戰略謀劃。多次就外交主題進行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召開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先后兩次召開中央外事工作會議。提出中國必須有自己特色的大國外交,作出“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重大論斷,豐富和平發展戰略思想,堅持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以公平正義為理念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中國的“世界觀”“大國策”令世人矚目。“推進大國協調和合作,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按照親誠惠容理念和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周邊外交方針深化同周邊國家關系”“秉持正確義利觀和真實親誠理念加強同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一項項新政策新理念拓展和深化著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外交布局。

    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一家食用菌培育作坊,作坊主人埃馬紐埃爾·阿希馬納檢查菌袋(2020年9月9日攝)。中國福建農林大學的菌草專家2006年來到盧旺達開始菌草技術合作項目,在當地示范和推廣菌草技術。新華社發(西里爾·恩德格亞 攝)

    有腳踏實地,有躬身力行。2013年初春,五大洲10國領導人幾乎同一時間來華訪問,習近平同老友新朋一一會談會見,短短數日,中國實現了同其中4國伙伴關系的新提升。2019年仲夏,習近平4次出訪,奔波5國6城,出席近90場活動,創造了新中國外交史的新紀錄。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至暗時刻,習近平密集開展“電話外交”,同各國領導人就抗疫合作進行溝通協調,繁忙時連續三日7次通話。新冠疫情發生以來首次出訪,習近平飛赴中亞,3天2夜,密集出席近30場活動,推動上海合作組織擴員邁出新步伐,引領中國同有關國家關系邁上新臺階。“體育外交”“家鄉外交”“云外交”……精彩紛呈的元首外交實踐繪就了一幅幅友誼與合作的畫卷。

    這是在天津市寧河區寧河鎮大月河村拍攝的110千伏大月河光伏電站(2022年7月18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中國同國際社會的互聯互動空前緊密,世界形成了絢爛多彩的“中國印象”。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中國已成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不可或缺、值得信賴的重要力量”。研究“一帶一路”的哈薩克斯坦學者古麗娜爾·沙伊梅爾格諾娃感慨,在習近平主席的帶領下,人們看到一個“進步的中國、開放的世界和發展的未來”。南非伊奇科維茨家庭基金會報告顯示,在非洲年輕人心中,中國成為在非洲擁有最大積極影響力的大國。

    (三)和合·新風范

    2015年深秋,習近平剛剛結束對英國的“超級國事訪問”,荷蘭國王、德國總理、法國總統就接踵訪華,“中歐外交季”高潮迭起。2017年3月,中國兩會甫一落幕,四大洲7國元首和政府首腦密集來華訪問,“春季外交”的熱潮同樣令人印象深刻。2022年北京冬奧會,近70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約170位官方代表出席開幕式,疫情寒冬下的“冬奧外交”為世界帶來了春的訊息。自天南海北,一個個大型代表團飛抵北京機場;在世界各地,一項項高規格禮遇迎接中國貴賓。

    世界好奇:中國究竟有怎樣的魅力將這樣多的伙伴聚攏在身旁?

    這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標志(2021年10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是相互尊重的精神。“偏見和歧視、仇恨和戰爭,只會帶來災難和痛苦。相互尊重、平等相處、和平發展、共同繁榮,才是人間正道。”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習近平不辭辛勞,堅持同40位與會外方領導人及主要國際組織負責人中的每一位舉行正式會談會見。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感慨:“雖然我們是小國,中國是大國,但我們感受到了尊重。”2018年7月訪非期間同盧旺達總統卡加梅會談,習近平再次闡明“堅定支持對方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立場。“基加利街道干凈整潔,歡迎人群熱情有禮,這充分說明總統先生的治理水平。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穿了才知道。”話音未落,在場盧旺達官員熱烈鼓掌。

    是合作共贏的事業。“中國人民不僅希望自己過得好,也希望各國人民過得好。”考察海外中國企業,習近平講起“戒欺”的故事:“胡雪巖在他的胡慶余堂,當年掛著兩個字‘戒欺’。要多予少取,先予后取。不搞一錘子買賣,丁是丁、卯是卯,一件是一件。”訪問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習近平鼓勵比港員工:“我相信比雷埃夫斯港的前景不可限量,合作成果一定會不斷惠及兩國及地區人民。”

    是聚同化異的智慧。“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既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又積極尋求對話協商解決分歧和矛盾。2016年10月,中菲關系全面轉圜,習近平對時任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語重心長地說:“只要我們堅持友好對話協商,可以就一切問題坦誠交換意見,把分歧管控好,把合作談起來,一時難以談攏的可以暫時擱置。”2020年12月,中法兩國元首自新冠疫情以來第五次通話,達成8項重要共識。這場成果豐富的“電話外交”印證了習近平講的一句話:“不同社會制度國家可以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共同發展。”

    工作人員在圭亞那首都喬治敦國際機場搬運中國援助的新冠疫苗(2021年3月2日攝)。新華社發(圭亞那新聞署供圖)

    是美美與共的胸襟。“陽光有七種顏色,世界也是多彩的。”在斐濟,穿上“布拉衫”,用心傾聽原住民的祝福歌謠;在沙特,來到“四方宮”,與當地群眾共同舞起傳統的“劍舞”;以“陶瓷中的熊貓”的妙喻為出席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外方領導人講解元代青花瓶,同時任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探討中國儒家民本思想與古希臘人本主義的異曲同工之處;在署名文章中為往訪國的璀璨歷史和發展成就真誠點贊,發表演講時將一個個中外友好故事娓娓道來……大象無形、潤物無聲,世界感受到開放包容、謙和友善的大國之風。

    在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中)為歐洲地區首家中國疫苗工廠奠基(2021年9月9日攝)。新華社發(普雷德拉格·米洛薩夫列維奇 攝)

    和而不同、和合共生的中國氣度、中國風范為21世紀的國際關系帶來了新氣象。“全球化”概念首倡者之一馬丁·阿爾布勞認為,當今世界需要的不是少數統治多數的力量,而是將人民團結起來實現共同事業的能力,中國能夠在分化的世界中扮演“彌合分歧”的團結者角色。

    (四)變革·新格局

    以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為標志,在國際事務的商議和決策中,新興經濟體“終于坐上了主桌”。2016年9月,G20峰會第一次來到中國。首次全面闡釋中國的全球經濟治理觀,首次把創新作為核心成果,首次把發展議題置于全球宏觀政策協調的突出位置,首次形成全球多邊投資規則框架,首次發布氣候變化問題主席聲明,首次把綠色金融列入二十國集團議程……諸多“首次”,在G20發展史上留下鮮明的中國印記。

    1995年聯合國成立50周年之際,“全球治理委員會”發布《天涯成比鄰》報告,闡述了“全球治理”的概念。2015年10月,出席聯合國成立70周年系列峰會歸來的習近平,在主持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時首次明確提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為全球治理模式提供了不同于“一國獨霸”或“幾方共治”的新選擇。有學者這樣評價中國從“后來者”到“引領者”的角色位移:“中國不再僅僅被動地接受全球化及其規則,而成了全球規則的構筑者與塑造者。”

    工人在馬來西亞吉隆坡郊區的發馬公司灌裝工廠包裝本地灌裝生產的科興疫苗(2021年10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煒 攝

    提倡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觀,踐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秉持開放、融通、互利、共贏的合作觀,樹立平等、互鑒、對話、包容的文明觀,堅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主張平等尊重、團結合作的秩序觀……中國積極發掘中華文化中積極的處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當今時代的共鳴點,不斷推動全球治理理念創新發展。

    既有戰略判斷,也有哲學思辨。為什么要推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習近平強調“大勢”與“共識”:“隨著國際力量對比消長變化和全球性挑戰日益增多,加強全球治理、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是大勢所趨。”“現在,世界上的事情越來越需要各國共同商量著辦,建立國際機制、遵守國際規則、追求國際正義成為多數國家的共識。”全球治理體制變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上,怎樣“變”,“變”向何方?習近平指明路徑和方向:“這種改革并不是推倒重來,也不是另起爐灶,而是創新完善”“推動改革全球治理體系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發展”“努力使全球治理體制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數國家意愿和利益”。

    阿富汗民眾在首都喀布爾領取中國援助的糧食(2022年4月23日攝)。新華社發(塞夫拉赫曼·薩菲 攝)

    從亞歐大陸到非洲、美洲、大洋洲,資金流、技術流、產品流、產業流、人員流川流不息,改變著世界的發展面貌與合作格局。149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加入其中,共建“一帶一路”成為廣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凸顯中國在全球治理中的獨特優勢:既注重與發達國家溝通協調,又加強與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能夠聯動各方建設各國共享的“百花園”。在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伊戈爾·伊萬諾夫看來,“一帶一路”讓各種潛在參與者以極其靈活的方式參與進來,批評者和質疑者應更積極地投身其中,與中國一起制定未來的國際合作規則。

    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公共產品的提供者。從組建8000人規模維和待命部隊,到成立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從倡議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到推動成立新開發銀行;從促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份額改革落實,到參與新興領域治理規則制定;從整合地區自由貿易談判架構,到深化上合組織框架內合作、開創“金磚+”模式;從捍衛二戰勝利成果到堅守真正的多邊主義、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在全球治理體系的革故鼎新中,中國踐行著這樣一種治理理念:“世界命運應由各國共同掌握,國際規則應由各國共同書寫,全球事務應由各國共同治理,發展成果應由各國共同分享。”

    (五)擔當·新方案

    2022年夏,北半球被極端天氣籠罩。美國西部地區遭遇多年來最嚴重的干旱,英國氣象局發布有史以來第一個異常高溫紅色預警,炎熱干旱導致萊茵河水位處于歷史低點,西班牙的橄欖油收成預計減少三分之一……

    在風險挑戰的意義上,“環球同此涼熱”正成為真切的現實。逆全球化、新冠疫情、氣候變化、戰亂沖突、糧食危機紛至沓來,百年變局的挑戰性不斷顯現。美國《紐約時報》在社論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世界要做一個選擇,通力合作還是分崩離析。

    “面對共同挑戰,任何人任何國家都無法獨善其身,人類只有和衷共濟、和合共生這一條出路。”“‘安危不貳其志,險易不革其心。’人類歷史告訴我們,越是困難時刻,越要堅定信心。”“各國應該有以天下為己任的擔當精神,積極做行動派、不做觀望者,共同努力把人類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人類發展何去何從的關鍵當口,中國高舉起團結合作的大旗,展現出勇毅篤行的氣魄,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站在人類進步的一邊,為應對全球性問題貢獻智慧和力量。

    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清晰記得2017年開年那場給世界“帶來了陽光”的演講。逆全球化浪潮洶涌而來,中國發出了堅定支持經濟全球化的最強音。2022年年初,習近平再次登上達沃斯世經論壇講臺,施瓦布“云端”聆聽后說:“習近平主席的演講讓全世界再次清晰地聽到了中國對推動全球合作作出的承諾。”主動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高質量實施《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積極打造中國-東盟自貿區3.0版,持續推進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數字經濟伙伴關系協定》……中國堅持“拉手”而不是“松手”,堅持“拆墻”而不是“筑墻”,堅定不移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強烈決心和積極行動”給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不是習近平主席的倡議,我們現在也不會達成《巴黎協定》。”承諾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主辦聯合國首次以生態文明為主題的全球性會議,全面系統闡釋“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推動達成“格拉斯哥氣候協議”等一攬子平衡成果……為構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贏的全球環境治理體系,中國不懈努力。

    在拉美國家新冠疫苗訂單屢被西方公司“爽約”之時,一架架“中國疫苗航班”飛越大洋,寫下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的生動故事。收到中國援助的疫苗后,圭亞那總統阿里帶領圭方重要政黨領導人、部長通過“越洋電話”向習近平集體表達謝意。發起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人道主義行動,開展最大規模的“云上”抗疫交流活動,最早提出將新冠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最早同發展中國家開展疫苗生產合作……在抗擊疫情的全球戰役中,中國垂范先行、勇于擔當,凝聚起戰勝疫情的強大合力。

    “將有17億人陷入糧食危機、金融危機和動蕩之中”“世界經濟可能會陷入80年來最大跌幅”“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受沖突影響的國家,約1億人被迫流離失所”……世界進入新的動蕩變革期,一份份研究報告頻頻敲響人類發展和安全的警鐘。從“安全和發展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的整體思維出發,習近平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和全球安全倡議,為應對亂局變局指明了構建全球發展共同體和全球安全共同體的行動方向。

    泰國是“全球發展倡議之友小組”成員之一,在泰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敦·帕馬威奈看來,全球發展倡議和全球安全倡議展現了中國“為促進世界可持續發展與和平的努力”。英國48家集團俱樂部主席斯蒂芬·佩里從中國倡議中感受到強烈的共同體意識:“‘不可分割的安全共同體’與‘人類命運共同體’‘共同富裕’等習主席倡導的一系列理念緊密相連。我認為,在未來5到10年,這些理念將影響各國領導層的思想和生活。”

    “世界那么大,問題那么多,國際社會期待聽到中國聲音、看到中國方案,中國不能缺席。”在朝核、伊核、敘利亞等熱點問題上,國際社會見證了秉持和平性、正當性和建設性原則積極參與解決的中國擔當;阿富汗地區局勢發生重大變化,國際社會看到了主動開展國際協調、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中國行動;烏克蘭危機不斷升級,國際社會聆聽到“拿出政治勇氣,為和平創造空間,為政治解決留有余地”的中國聲音……

    外交心態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精神氣質的體現。在全球性危機的驚濤駭浪里,中國激流勇進、迎難而上,展現出在變局中開創新局、在亂局中化危為機的戰略智慧和行動勇氣。新加坡學者馬凱碩認為,在應對全球挑戰方面,中國樹立了“積極榜樣”。

    (六)超越·新愿景

    在大航海時代所開啟的“世界歷史”進程中,關于現代化道路、文明形態多樣性與單一性的思辨從未停止。上世紀九十年代,冷戰的結束將這一思想爭鳴再次推向了高潮。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宣稱,歷史將“終結”于西方的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他的老師塞繆爾·亨廷頓則表達了對不同文明走向沖突對抗的擔憂。無論是“歷史終結”還是“文明沖突”,西方世界對國際秩序的構想都沒有跳出或“西方化”或東西對抗的思維框架。

    在世界發展新的十字路口,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世界向何處去”這一“元問題”打開了新的思考視角,擘畫了新的愿景。這份中國方略,閃耀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光芒,繼承了新中國外交優良傳統,彰顯出國際主義的崇高追求。它超越一國一域的狹隘視角、傳統現實主義的理論窠臼,超越了冷戰思維、零和博弈、文明沖突的陳舊觀念,以系統觀念、辯證思維看待“自我”與“他者”、“多元”與“一體”的關系,以深邃的歷史眼光、博大的天下情懷思考關乎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課題。

    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里,“世界各國乘坐在一條命運與共的大船上”,國際社會是“一部復雜精巧、有機一體的機器”,共同利益、共同挑戰、共同責任把各國前途命運聯系在一起。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是行動方向;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是必由之路;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是價值追求。

    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里,“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文明交流互鑒成為增進各國人民友誼的橋梁、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維護世界和平的紐帶”。它“承載不同形態的文明”,“兼容走向現代化的多樣道路”,“不是只有一種形態、一種標準”的民主,各國人民“擁抱世界的豐富多樣,努力做到求同存異、取長補短,謀求和諧共處、合作共贏”。

    載入聯大決議等多個國際文件,成為各國學者研究的重大課題,從雙邊、地區、全球各層面到政治、安全、發展、文明、生態各領域,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積極推進,是大勢所趨,更是人心所向。

    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開。人們期待,即將召開的黨的二十大將繼續擘畫中國同世界各國友好合作新藍圖,為人類文明進步事業注入和平發展新動力。

    中國與世界,站在命運與共的新起點上。

    国产精品国内自产拍在线播放,丁香五月激情图片,亚洲视区,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人人精品